Persimmon

//评论好感度+100//

【洋灵】【卜岳】你的使用法 chapter9

嘻嘻…今天三更
*真实背景
*有ooc
*前情提要:车。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说给我听听,我看你不想跳舞了。”Jeffery把练习室的音乐关掉,走回来坐在灵超身边,“是想你哥哥了吗?”

灵超摇摇头,他自己也想不清楚,只是觉得有古怪。这九个人里除了卜凡,他和Jeffery关系最好,倒不是说其他人不好,大概是因为Jeffery某些地方和木子洋很像。一开始拘谨克制,也很慢热,但相处久了,他的温柔像春雨一样灌满你心里的每一个角落。不同的是,Jeffery多一分骄矜,木子洋少一分理智。

“董哥,我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怪。”
“嗯,其实不止是最近,从那次录节目之后就开始了。”

Jeffery起身拿来两瓶水,把盖子拧开之后才递给灵超,“既然你说不出来,那让我来问你,好不好?”

“你问吧!”灵超像个被老师训话的小学生。

Jeffery觉得他那样子很好笑,但一想到自己先前考虑的问题,又没法做出一个完整的笑容来,“坤音那三个哥哥里面你最喜欢哪个?”

“一开始我最黏岳叔,他人好学习好,属于我爸妈嘴里邻家哥哥那种人。”灵超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岳明辉的时候还是寒假,“我作业没写完,当时特别担心。我跟你说我当时数学特别不好,有了岳叔之后全部——都不写了!”

他夸张地比划出作业的高度,满脸写满了崇拜。

“后来呢?”

“后来就是洋哥啦。”灵超耸耸肩,这是他标志性的动作——不想多说。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跟别人提到洋哥就会收不住脚,像一个炫耀自己收集珍宝的土财主,那样子特别蠢。因为Jeffery的原因,他不想让这个人看到自己这一面。

“我十七岁的时候还生活在香港,”Jeffery报之一笑,“你知道我家……能接触到很多明星,当时我什么都不是,望着那些人,就像看着天上的星星。直到某天叔叔把一个我一直很喜欢的明星领到我面前来,那个时候我开始憧憬她。”

Jeffery以一种沉缓的语调慢慢说道,“我当时希望能和她做朋友,写出一样好听的歌,你是这种感觉吗?”

“差不多?我不是很明白。”灵超咬住嘴唇,“有其他的例子吗?”

“那我们举一个近一点的例子吧,王子异和蔡徐坤,你觉得你和木子洋是这种感觉吗?”
“又像,又不像。”
“他们是恋人。”

“啊????”灵超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哥哥你别乱说,那……同性恋,不对,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因为那天我看到了,”Jeffery心疼地按住灵超的头,“你摘下木子洋头套的时候,他在哭。”

“弟弟,我给你讲个故事。”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的事业比我成功,老早就变成了我可望不可即的星星。一开始呢,我把她当成努力的目标,不可避免的,我就去查她的资料,了解她的习惯……慢慢地,我喜欢上她了。”
“她什么也不知道,对待我和其他亲密的朋友没有任何不同。”
“我自己深陷其中,企图发现一丁点不同,因为那点不同就能让我把这段无望的单恋进行下去。”
“她是无心,奈何我有意。”

Jeffery顿了顿,轻叹了一口气,“你觉得这样的生活痛苦吗?”

你任何一句无心的话,都像尖刀在他心里扎。他还要笑着给你捧哏,把一颗早就被你车裂的心藏起来,怕你嫌它丑陋,迟迟不敢捧到你面前。当一个人把另一个捧到自己心尖上,就放弃了那个地方的控制权,不管那人蹦跳让他的心有多痛,他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事说出来都好笑——怕那里太小,他万一摔了,会不会痛。

“我疼的受不了了,于是呢,我放弃了。”

“……为什么?不是那么喜欢她吗?”灵超不由得哽咽,“……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呢?”

“因为我实在装不下去了,”泪花不断从他的泪腺里泛出,那双眼睛和木子洋如出一辙,“理智告诉我,再装下去我就要痛死了。”

像宰割牲口一样,挑选身上最好的一块肉。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割下来,小火慢烹,用上最漂亮的盘子,精雕细琢的银质餐具,小心翼翼地端去他面前。捂住带血的疮疤,看他毫不怀疑地吃下去,生怕他说不好吃。

— 你想要什么?哥哥会给你最好的。
— 我们小弟是最帅的。
— 我选灵超。
— 就这么想我吗?
— 我很特别吗?

“哥,你等等,别说话。”灵超猛退后几步,爬将起来跑向自己的包。他拿出手机,又突然胆怯起来,“董哥……我该怎么做?”

“跟从这里,”Jeffery的手放在胸口,“停止痛苦的办法都在这里。”

“你还小,没有人会因为这种事责怪你。”

洋哥是什么呢?

灵超孤身一人坐在寝室的床上,他想,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根本没有考虑的必要,难道不是哥哥和弟弟之间的感情吗?只是比其他人稍微好了那么一点。但木子洋在灵超心里,是比岳明辉和卜凡还高一个优先级的存在。被垃圾桶吓到第一个想起的是洋哥,听到好听的歌第一个想要分享的人也是洋哥,自打认识木子洋那天起,他的口头禅就从“好不啦”变成了“洋哥呢”。

洋哥对他好吗?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木子洋对他的迁就。

担心他和自己一起睡不好觉,一米八八的高个儿就去和岳明辉挤一张床。偷他糖吃的是木子洋,偷偷给他的糖盒添砖加瓦的也是木子洋。无论他做了什么,就算是拿吹风机凑到木子洋耳边,那个人也能忍下来。他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呢?那一步步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因为他的心捧在手里,却被自己狠狠摔在了地上。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一直不回我的消息?”
“你是怎么想的?”
“啊——!木子洋你给我接电话啊!”

“你要放弃我吗?”灵超趴在床上,双手紧紧攥住枕头,“我不懂。”

身旁的电话一直没有接通过,灵超木着脸把显示未接通的电话拿到耳边,对那头轻声说,“洋哥……对不起。”

“你不能再原谅我一次吗?”
“就一次,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我都说了我错了啊!……你能不能接一下我的电话……”

木子洋是五天之后回国的,没有回北京,直接去了菏泽老家。他拿了一大包意大利产的糖果分给侄儿侄女,“叔叔给你们买的,喜欢吗?”

“喜欢!”那小孩儿也是这么说喜欢的,木子洋一只手撑着脸,笑眯眯地又拿出一板巧克力给他。

“叔叔在想什么呀?”侄女小跑过来,木子洋接住她,把她放膝上做着。

“叔叔在想喜欢的人。”
“她长得好看吗?”
“好看,眼睛很大,笑起来的时候像个小狐狸。”

“那,有没有什么不好的习惯啊,妈妈说叔叔的媳妇儿一定得选好的!”
“他很好,就是吃了糖不爱刷牙。”
“嗯……我也不爱,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家呀?”
“因为他不喜欢叔叔呀。”

侄女稚嫩的小手握住了木子洋的一根手指,她把脸贴上去,想安慰这个听上去很受伤的人,“那叔叔现在呢?”

“现在啊……”木子洋亲了下侄女的脸颊,“现在喜欢你。”

在意大利那几天,他的教授百忙之中抽空见了他一面,老人看到木子洋那张日渐消瘦的脸不免长吁短叹,并告诉他无论什么时候想回去都可以,“你是最有退路的,Kwin,当初我反对你的时候你不听,而且没有给老师一个准确的理由。老师就当你是被那个圈子的光和热冲昏了头,模特这一行,确实不容易出名,但是也不是无路可走的。”

“我以为你早就会回到我们这边来。”他的教授点了两杯黑咖啡,很是震惊地看着木子洋往杯子放了五块方糖,“不会很甜吗?我记得你不喜欢喝甜的,也不喜欢吃糖。”

“啊……我忘了。”木子洋叫来服务生换了一杯,“我们组合里……我以前的组合里有个小孩儿,无论我吃什么他都想尝一口。他吃不了苦的,我就习惯了加糖。”

教授闻言默然,“这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不是兆头,这是结果。”木子洋笑着抿了口黑咖啡,苦的像中药,他不禁皱眉,“我以为我能习惯的,不过还是算了。”

“咖啡还是要喝苦的,糖吃多了坏牙。”

TBC.

评论(32)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