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immon

//评论好感度+100//

【洋灵】【卜岳】你的使用法 chapter8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这篇差不多进入尾声了。
因为看剪辑激动到眼药水滴到鼻孔里才打算写这篇的,没想到还有人给我点小心心,这篇才没有夭折。实在是写的不好,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手,还望各位海涵。
新坑还在筹备当中,如果有想看的梗可以发给我,等我下次把眼药水滴进鼻孔的时候写。
*真实背景
*有ooc
*父母爱情行驶注意,这一章没有洋灵所以没加tag
*完结倒数




岳明辉睡得很死,任由卜凡把他搬回寝室从头到脚扒了个精光都没醒,但他手上的劲儿一直没撤,死命揪着卜凡的T恤角不撒手。卜凡只能蹲下把自己上衣也给扒了,转眼岳明辉就把衣服攒怀里翻个身,只留个背影给卜凡干看着。

真好看,卜凡没忍住,心想这时没人醒着揩两把油也不是什么大事,闭着眼睛就把手按在了他哥腰上。都放上去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手一划拉,没控制好,摸在了他哥腚上。卜凡生怕他哥醒了,赶紧把手撤回来跟个偷奸小媳妇儿似的,心里还给岳明辉评了个分。

啧啧,真滑,给满分儿。

等他自己收拾停当都快五点了,北京天亮的早,这会儿楼下小卖部的叫鸡都快打鸣了。卜凡看岳明辉那样子多半是要一觉睡到大中午的,把睡衣套上就想去给他拉窗帘。外边天刚泛起鱼肚白,煎饼摊子也上工了,一想起鸡蛋里脊,卜凡肚子就一阵叫唤,快两米的大高个儿两顿没吃也该饿了。他记得灵超曾经在岳明辉床底下翻出过泡面,卜凡伸手一捞,泡面没捞着,捞了个录音笔出来。

“……这于梓杰越来越不像话了,拍dv不够还给房间里扔个录音笔。”卜凡好气又好笑,他仔细琢磨了一下,拿上耳机溜进厕所还顺手反锁了,“让我听听,哼哼。”

— 累死了。

耳机是当时爱奇艺送的,底噪处理的很好,卜凡觉着这会儿就像岳明辉坐在马桶水箱上,在他耳朵边上讲话。那人声音充满了疲惫和懈怠,想到岳明辉慵懒地趴在床上自言自语,卜凡心里痒的就像小猫抓。

— 洋子又去跳舞了,扛不住,我歇会儿。

快进,下一个,不想听到和那个糟心玩意儿有关的。

— 嗞……小孩儿。
— 我喜欢上了其中一个,最高那个。
— 我以为我是最苦的,直到发现兄弟喜欢上了那小孩儿。

“你……喜欢上了谁?”厕所里只有蟋蟀三两回声。

— 我该劝他放弃,但他好像比我适应的还快。
— 我还是最苦的。
— 今天洋子走了,我打卜凡的电话他没回,手机砸了。
— 想买个手机,他估计要给我回电话,但是没钱,算了。

“我给、我给买个新的,跟阿姨的一起。”男儿有泪不轻弹,卜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一听岳明辉声音就特别想弹一弹,在上海也是,见到他在那儿拨吉他眼泪就包不住了,下大雨一样地往下掉。他不敢快进,怕错过那几句话里到底有多少他想听的。

岳明辉该有多累啊,卜凡不敢想。从认识这人第一天起他就没见过岳明辉喊过一声苦,明明步入中年了,对舞台的热情比他这个小年轻还更旺盛。每天估计又要担心木子洋,又要记挂在上海的自己和灵超。

“没了我你怎么、怎么就过得这么苦呢?”他扯起T恤在脸上一通乱抹。

— 喜欢上一个人真累啊,个儿那么高,脑子怎么就不好使呢?
— 哥快撑不下去了,凡子。

从孩子转变为成人需要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成长需要一个契机。有些人是因为一场疾病,有些人是因为一段恋情。对于卜凡来说,一段录音就够了。他能想到岳明辉当时的表情,满脸是汗,五官因为关节痛皱在一块儿,唱歌把嗓子唱哑了,只能维持很小的音量,“哥快撑不下去了,凡子。”

“卜凡凡你死厕所里面了?一回家就占厕所你是不是有点儿不厚道啊!你哥我肚子快疼死了,快给我出来!”

岳明辉肚子是真疼,估摸着是前几天那顿酒搞的事,这两天神经绷得太紧没顾上,卜凡一回来他那三病两痛就全翻了锅。他哐哐砸门,一手捂着肚子冲门内吼:“你算算你都蹲了几小时了?肠子都拉出来了……”

“一个多小时。”卜凡黑着脸把门打开,手上还攥着那只录音笔。

岳明辉一开头没看清,只想赶紧挤进厕所里解决人生三急。但卜凡就杵着不打算挪地儿了,岳明辉推他不动,挑起眼睛瞪他,“卜凡凡,你要嫌你这个名儿不好听,我给你起个洋气的,叫卡门行吗?”

“卡个屁。”两滴眼泪就那么砸在了岳明辉推他的手上,“不至于。”

“好好说话,哭什么哭,娘们儿唧唧的。”
“你、你怎么不好好说话,喊我大名儿还嫌我脑子不好使。”
“我是你哥,再说你脑子本来就不好使。”
“我脑子再不好使我也知道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这回轮到岳明辉愣了。

“喜欢你。”

岳明辉觉得自己有点上头了,他拉过卜凡的领子狠狠啃上去,啃得一嘴血腥味儿。卜凡两手把他腰揽着,偏头错开就把人抱起来往房间走。卜凡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他本来听得满肚子难受,岳明辉这一亲上来,眼泪都变成了赤裸裸的欲望。他一脚踹开门,反手落了锁,转个身就把岳明辉抵在门上,头埋在岳明辉胸前像疯狗似的啃咬。

“门板很硬。”
“床是软的。”

下一秒他就被卜凡掀在了床上,老腰硌的咔嚓一声,疼的他直嗔唤。卜凡欺身压过来,挤到岳明辉两腿中间,抓住他的脚踝就往自己脖子上架。他那架势像是饿极了的鬣狗,岳明辉感觉自己就是块带血的生肉,让卜凡看红了眼。

“慢点儿,没人跟你抢……”
“哥,我心口疼。”

不能再慢了,再慢这人就要跑了。

“哥不跑,哥就在这儿。”岳明辉在他胸口印下一个齿痕。

进入的过程极度匆忙,导致岳明辉的脸疼的煞白。卜凡那阵狼劲儿一过,一看岳明辉的表情吓得就想往外退。岳明辉瞧他那怂样,扯了个扭曲的笑出来,伸手把卜凡那颗大脑袋抱进自己怀里。

“嘶……让你慢点你不听,你哥疼死了就没了。”
“那、那我……我不做了……”
“慢点就行,慢慢来,不急,咱们有时间……嗯!”

每一撞都疼得像火烧,岳明辉的心情却从没有这样放松过。卜凡那张脸一直是湿的,一边做一边哭,让人有种他在下面的错觉。等到这一场双方上头的缠斗结束,两人都累瘫仰倒在床上。岳明辉想翻身起来想去拿地上掉的那包烟,后面一阵热流涌动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推了推埋在自己身上脑袋,“去,给哥哥把烟拿过来。”

“不去,凭啥我去,我累了。”卜凡啃了他肩膀一口。

“让你去你就赶紧的,不去是吧,起开我去。”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啦?”卜凡喂了岳明辉一根烟,自己也叼上一根点上,“痛不?我给你吹吹?”

“去你的,”岳明辉直起身来,给自己找了个枕头垫腰,“打你和灵超走了之后就抽了两根,久了就有点上瘾。”

卜凡看他那样坐也不舒坦,就把人揽到自己胸上靠着,“你喝不喝水啊,我给你……倒一杯?”

“靠会儿,别动。”岳明辉打开卜凡乱摸的手,找了本杂志接住烟灰,“你什么时候回去?没给你放几天假吧?”

“待三天,咱要不……这三天都一起睡?”卜凡不撒手,直往岳明辉身上凑,“你不喷香水多好闻,上回一股子胡椒味儿。”

“我呸,超儿知道你回来的事吗?”
“不知道,我没给他说。”
“那就好……别一会儿这孩子也回来了,我遭不住。”

“他回来你也跟他睡?”卜凡脑筋果然是歪着生的,“这,这不行啊哥哥。”

岳明辉没好气地把人赶开,“你以为是什么人我都跟他睡?”

“小弟没事儿,我就担心你。”卜凡把岳明辉的衣服一件件儿地捡回来,坐回窗边把自己的裤子也穿上,“洋哥有点轴,我不担心他,想通了就回来了。我就怕你什么都往身上揽,我嘛,虽然没什么用,待你身边听你瞎叨叨还是行的。”

他伸手把岳明辉的烟掐了,凑上去亲了下岳明辉的脸,“哥,我可是你铁粉,为我你也得好好撑着。”

“滚犊子,让我上厕所去。”
“哥,你还没说过你喜欢我。”

岳明辉走到厕所门口就听到这么一句,他无奈地摇摇头,决定丢掉所有的羞耻心,“哥爱你。”

留卜凡一个人在床上呆坐,半晌才走到门边问:“不是父亲对儿子的爱吧?”

“你给我安静点!”

TBC.

评论(31)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