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immon

//评论好感度+100//

【洋灵】【卜岳】你的使用法 chapter7

*真实背景
*有ooc,有二设
*前情提要:刀。
*微异坤,带Jeffery玩。


“如果有找我的电话,帮我接着。”

于梓杰满脸纠结盯着手里那个四分五裂的诺基亚,心想这人是用了什么劲儿才能把诺基亚损毁的如此彻底。修是没法修了,岳明辉也说不想要新手机,左右没什么人打电话,这件事也算是过了。他抄着手溜达到岳明辉的宿舍,却被陈博文告知这人去公司练习了。

“钢打的啊?”于梓杰像是早就知道结局一样笑起来,这人还真是他认识的那个岳明辉。身体上有想要放弃的冲动,心理上根本不会动摇。自己还担心这人会不会因为木子洋的事也想收拾行李走了,没成想第二天还能接着练习。他暗自竖了个大拇指,冲陈博文努努嘴,“看到没?我手底下的真爷们儿!”

“跟你有什么关系?”陈博文抱着猫翻了个白眼,“连个人你都拉不住。”

“你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于梓杰撂下一句赶紧溜了,“就当放假,放假。”

年轻人压力大了,散散心也是好的。昨天他自己慌得就快求爷爷告奶奶找人的时候,秦周懿这么跟他说了一句。这一年对剩下那两个人是挺糟心的,坤音是个穷公司,没那能力推出期间限定团让两个人出道等灵超和凡子回归。于梓杰不免有些愧疚,要是再有点钱的话,让他们出去刷刷脸也好啊,要是能拉点资源回来……不只是这些,如果在外面那两个人能多记挂点岳明辉和木子洋,心里多少也会有点安慰吧。不过这样是行不通的,他也明白,哪家粉丝愿意看这种吃里扒外的主儿。

“一碗水要端平啊热带鱼,”他扫码解锁一辆小黄车,跨坐上去却半天不想蹬踏板,“算了慢慢走回去吧……来个短信也好啊。”

路娜蹲在办公大楼后门,完全不顾形象地揉乱一头黑发。她嘴上叼着烟,肩膀夹着手机,对那头的人破口大骂:“你他妈要我怎么跟那帮孩子交代?”

“取消!说取消就取消!官宣也做了,那帮孩子也练习了好几个月,你让我怎么给他们交代?我没提前问你?我他妈一直往你们总公司发邮件,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要我教你?cnm我不做人的吗?”

电话那边早就成了忙音。

“明明是按流程走的,演唱会工作准备都做好了,方案ABCD都拿出来了!”
“滚你妈的禁娱令,场地是我们先预约的。你知道什么!你的上头知道什么!每天……每天那帮孩子都在为了这次演唱会做影像评价,找你他娘的balance……你让艺人突然休息一周你要他们的曝光度怎么活?”

“那不是一周啊……那是那帮孩子的命啊……”

新组合全球巡演第一场,被一纸禁令取消了,内地场地两周内不再预约给所有组合的演唱会,本月内已预约的全部取消。路娜不停在脑内组织适合的陈词,想象自己该用的表情。抱歉?愤怒?冷静?明明不是自己的失误,却始终没办法把责任推卸给上头。她不敢看那群孩子的脸,该怎么告诉他们第一场全球巡演就出师不利呢?没有其他行程,让他们休个假?她仰头试图把眼泪憋回去,自己也就算了,靠薪水吃饭,这九个人没了还能带下一个。也可以一怒之下把上司炒了,霸气地留下一句“老娘不干了”,反正三十好几也结了婚,家里男人挺会赚钱,也不差自己工资那点。

“做个人啊,路娜。”她一拳砸在地上。

“……路姐?”

路娜闻声立马站起身来,只见王子异扶着蔡徐坤单脚跳下楼梯,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王子异蹲下来把蔡徐坤背起来,身后的助理才冲进来,支支吾吾地说:“蔡徐坤练舞的时候扭到脚了,我想到他俩的身份证在您那里准备办工签,就让王子异来找你了。”

“……怕路姐骂他,”蔡徐坤勒紧王子异的脖子,尴尬地笑起来,“所以我过来当人证。”

“在十三楼,我办公室左边第二个抽屉,小徐你去取,拿到马上打车到医院。”路娜把钥匙扔给助理,走到那两个人跟前,顿了顿说,“顺便让前台给舞蹈老师打个电话,让孩子们休息一下。王子异跟我去地下车库。”

“……啊?”
“我开车送你们去。”
“路姐……”
“不乐意?”
“眼线晕开了,手……还在流血,能开车吗?”

最终是助理小徐去拿护照,摄像师开着路娜的新车把人送去了医院。路娜把他们送到车库,临行前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塞到王子异手里,“密码是180416,该住院就住院。注意避开记者,我一会儿把住院部陈主任的电话发给你,你让他给蔡徐坤腾一间好点的单人病房。”

“谢谢路姐,电话我记下,不过卡就不用了。”王子异一面给蔡徐坤用靠枕垫好腰,一面把他受伤的脚放到自己膝上,转头苦笑着对路娜说,“路姐,我们有钱……而且你没有对不起我们。处理一下伤口就给其他哥哥弟弟们说吧,他们好久,好久都没有休息过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姐姐你不要有负担,还有一堆事等着你处理呢。”蔡徐坤脸上浮现出一种病态的酡红,他握住王子异的左手向路娜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我运气挺好的,不用担心上不了场了。”

不同其他人听到这消息怨声载道,卜凡虽然有点不舒坦,心里某个地方终于松了口气。他心里盘算着怎么请假,开口却像个老大哥一样,“得了吧啊,经纪人挺不容易的。我们哥几个少说两句,又不是她的锅。能休息一周不好吗?说不定还能回个老家跟爹妈吃个饭,你说是吧路姐!”

“有安排的可以给我说,给你们放三天假。”路娜倚在练习室的门边,她有些脱力了,“想回什么地方都可以,今天下午挨个来十三楼。往返机票我出钱,按时回来,注意一定避开粉丝和记者。想在公司练习也可以,这破公司还没到倒闭那天。”

“超儿,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没?”卜凡回宿舍就开始收拾行李,把先前没吃完那袋桃酥裹在衣服里往包里塞,“我听你董哥说你俩留在上海?”

“爸妈带妹妹出去旅游了,我舞也没练太熟,就待在上海住三天。”灵超帮卜凡拿了两件黑T递过去,“你要回青岛?”

“差不多吧,有点事儿要处理。”卜凡拿出手机在灵超面前晃了两晃,笑着把拉链拉上,“我们经纪人效率贼高了,机票给我买好了让我今晚走。”

“什么事儿啊这么急?”灵超拿了颗糖出来含着,“对了最近我给洋哥发短信他都不回。”

卜凡一怔,揉了揉弟弟的头,“岳明辉说他忙……我那哥哥闹离家出走,家里急坏了。”

“肯定有什么原因吧。”
“回去再说。”
“送送你?”
“不了弟弟,让你董哥带你见见世面,吃一下上海名菜酸辣土豆丝儿。”
“滚!”

岳明辉对于于梓杰不接自己电话的怨气还没散,这人居然就敢半夜把人从被窝里翻出来,头发都不让梳,盖个帽子丢了个口罩就把人塞进了汽车后座。于梓杰这人最近有点怪,看电脑的时候一会儿哭一会儿骂,接了个电话嘴巴都快咧天上去了。岳明辉想,怕不是木子洋一走把这人脑子气坏了,心想着安慰两句,这人笑呵呵那张蠢脸又把他安慰的话憋了回去。

“你看新闻了吗?”于梓杰哼的是《解药》。

岳明辉看着高速路牌越来越觉得不对,“看什么新闻,没手机,没那空。”

“爷们儿。”这人又去调广播电台,“听会儿歌放松一下?”

“我说你没完没了了是吧,不能让我安静会儿?”
“行行行。”
“去哪儿?”
“机场。”

岳明辉不怒反笑,“怎么?找着人了?李振洋跟你解约还上新闻?”
“狗屁,今天哥高兴,不跟你贫。”

八成是人被找回来了,岳明辉也不乐意再跟于梓杰多废话,靠在后座闭目养神。我得揍他一拳,对着脸打,岳明辉一想到这事儿就生气,你哥哥我放下脸子掏心掏肺说了一通,第二天就给跑的没影儿了。打他,往死里抽,不清醒。

“航班号!”
“没发,就给我说3点到。”
“那你自己来啊,干嘛捎上我,我不睡觉的啊!”
“比你睡觉有用。”

他俩一路走,岳明辉一路挑事,于梓杰今天却难得的好脾气。岳明辉想不清楚,这人平时早就骂骂咧咧,再怎么说也该和他同仇敌忾骂骂木子洋,再苦口婆心劝几句偶像包袱不能打脸。这人都没有,只是乐呵呵抬头看机场的秒针一蹦一跳地走。岳明辉无聊,只能把于梓杰的手机抢过来,翻翻他说的新闻。

“经中央决定,内地场馆本月内将取消已经预约的所有娱乐活动……”岳明辉心叫不好,猛然抬头,却看见一个深色人影朝他跑了过来。

“老岳!”
“小声点!”

耳旁是于梓杰关于偶像包袱的唠叨。岳明辉像被定住了似的,只能任由来人一步一步越跑越近,翻过安全带将他抱了个满怀。

“你就说我帅不帅!”卜凡把人死命往怀里按。

岳明辉没说话,想问你怎么回来了,答案新闻里有。想问是因为木子洋吗,他问不出口。是因为那八通未接来电吗?所以你担心我,跑回来了,还不让于梓杰告诉我。

是吗?

他不敢问。

“我前几晚都没睡觉,现在坐红眼航班跑你这儿来你都不夸我两句。”
“尾巴收收,别摇了,看得我心烦。”
“我叫卜凡,咋的,别人看我可是一点都不烦。”

岳明辉绷住的脸被他这么一逗破了功,他无声地笑,笑了会儿觉得鼻子太酸,脚也没劲儿,干脆把头抵在了卜凡肩上。喜欢个儿高的人真好,岳明辉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他的双臂被卜凡箍的没办法移动,但这让他觉得安心,这个怀抱就像他曾经无比渴望的床,暖的让人想在上面耗尽生命中的每分每秒。

什么时候这人从偷东西吃的小狗变得能让人依靠了?

岳明辉闭上眼睛,哑声说:“回来就好,回来……”

他睡着了,疯狂的练习让他眼圈泛青,躺倒在床上又想起木子洋的话。让我任性一把吧,他想,说不定这就是命。

卜凡怀里突然一重,他把人往怀里揽了揽,头埋在岳明辉颈间,“老岳,再等等我。”


TBC.

评论(28)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