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immon

//评论好感度+100//

【洋灵】【卜岳】你的使用法 chapter4

*真实背景
*有二设
*zqsg
*微异坤,因为个人喜欢jeffery小哥哥所以他出镜多

不要在走廊里打电话了,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岳明辉闻言僵硬地转过头去,身旁的木子洋如遭雷击。接下来的一小时里任由其他三人聊的多么火热,这人都不肯再抬一下眼睛。陈博文的眼神如同尖刀直插在木子洋的七寸上,他甚至没法呼吸,好像是自己毫无意识脱光了在国道上跑了一圈,自己那点肮脏龌龊的心思也被别人看了个一干二净。这种感情对灵超是一种包袱,木子洋眼眶红了,就把这次见面当成最后的整理吧。

一旁的岳明辉见状,言在心口难开。他趁其他两人不注意,偷偷凑过来,说了句“我明白。”他也明白,他比谁都更明白。一旦陷入爱情这种东西,人就变得偏执狂躁,所以总有人写歌说恋爱是一种病。岳明辉吃过感情的苦头,也明白这其中的苦果,有些时候年长的人就得多受点苦,因为懂得快,也更狠。

“断了吧。”岳明辉以一种释然的姿态说道,“还记得你那天给我喝的啤酒吗?”

“我在英国从来不喝cider,因为这种酒也很差。”他苦笑着说,“我那时候只挑贵的喝,风衣要穿BUBERRY,香水要用爱马仕,妞儿也喜欢漂亮的——越漂亮越好。但是选择多了,人就空虚,趁着年轻,就要做坏事。”

“但我不觉得我坏,至少在遇见他之前我没觉得我是个坏人,”这个他是谁,两个人心里都有数,岳明辉继续以一种平和的口吻说道,“但当你遇上一个真正的好人,一个宝贝之后,你才会觉得曾经的你有多么不堪。对我而言,真正称得上爱情的是隐忍和保护,在还没把双方弄到绝地的时候,就应该收手了。”

“他也……”木子洋哽咽,“他把我的衣服披在身上,就像我抱着他的衣服一样,他有……”

“他没有。”岳明辉斩钉截铁,“你要当成他没有。”

灵超和卜凡这次团综没能分到一组,抽签的时候“运气”太好,两个人都成了“选人者”。这次的游戏规则是两两组队,共同完成任务卡上的指示。刚才他就注意到蔡徐坤和王子异抽签之前正低头耳语什么,这两人之间的关系紧密的让旁人羡慕,灵超想起他和木子洋来,不由得偷偷傻笑。他是第三个选人的,不出所料蔡徐坤选了王子异,朱正廷选了Justin,他选好人之后剩下的就会自动并入卜凡组,那组又要票一个人出去,单独完成任务。

“选Jeffery,他好相处。”卜凡在背后小声说,其余俩都是硬茬儿,他这弟弟怪淘气的,要有个哥哥在身边卜凡才能放心。“选他,一会儿哥哥自己申请出去一个人。”这种单独行动还是得他这种看起来靠谱的人做。

“那我选董哥!”
“原因呢?”PD问。
“他温柔,像我哥!”孩子气十足的回答。

“那这是你们的任务卡,拿好之后从后门出去吧!”这时灵超看到路娜在摄影师旁给他小小比了一个大拇指,他又对镜头报以一个可以称作是灿烂的微笑。

“灵超,给我看看任务卡。”Jeffery不愧是卜凡认证的靠谱男人,三下五除二解开了盒子上的锁,拿出任务卡之后脸上的表情却很奇怪,“什么叫做……在人群里面找出你们其中一个人的最喜欢的东西?”

“哥你最喜欢什么东西?”灵超手持自拍杆跟在Jeffery身后,今天他们需要全程自己拍摄,但他没举一会儿手就酸疼的厉害。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Jeffery自然地接过了自拍杆,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有剧本,而且你喜欢的东西,很明显。”

“啊……糖!”
“是糖没错了!”

木子洋搞不清楚这破节目组到底是让人来完成任务还是准备让人在人偶装里闷死的,大热天给了他一套衣服就让人在闹市里杵着发糖果。上海这时候热的瘆人,地砖上滴点水没一会儿都能噌噌冒热气,他庆幸没穿白t,不然这时候应该“春光乍泄”了。岳岳那边挺轻松的,PD让他换上长袖长裤还给了帽子口罩,任务应该是去哪个公园里弹琴唱歌,怎么自己就没这么好命呢?

直到木子洋看见一群人里那个鹤立鸡群的孩子。灵超穿浅色衣服好看,在一群黑黄调里,他是那抹鲜明的亮蓝。你一看到他,眼球就死死黏上了,撕开是很痛的,因为再找不到这么舒适的地方落眼。木子洋的心砰砰乱动,本来高温没让他发晕,这孩子的出现却让心血上了头。手上托盘里的糖撒了一地,正好有几颗滚到了灵超脚边。

捡起来吧,如果那你捡起来,那我就不放弃。

那孩子什么也没看见,脚抬起来,又踩了下去——直直落下那棵巧克力糖上。灌满气的包装纸突然爆开,发出一声清脆的裂响,闹市人声鼎沸,这一声对于木子洋却振聋发聩。地上那颗糖被滚烫的地砖烤化了,流出咖啡色的浓浆,木子洋似乎能闻到那股味道,但其中又掺杂了那么一丝血腥。

“糖!”小孩儿心性。

灵超冲过来,隔着玩偶装握住木子洋的手,大声问道:“你手里的糖是我们的任务道具吗?”

木子洋摇头,工作人员嘱咐过只有让人摘下头套任务才算结束。但其间他不能发声,只能点头或者摇头。

灵超笑得天真烂漫,“那我能那一颗吗?”

点头。
“你能给我一点线索吗?”
摇头。
“啊,没意思,那我走了。”
摇头。

灵超转身太快,并没有看到玩偶最后的摇头。Jeffery却发现一丝不对,那玩偶在他们走后一直看向他们,就算隔着那一层布偶装,他也能感觉到那层视线。紧紧地跟在身后,但又寸步不能移动。

“灵超弟弟,我们回去看看吧,要走出任务范围了。”他拉过灵超的手臂,把人往身后带了带,“我觉得那个玩偶不太对劲。”

“那个玩偶是帕丁顿熊吧,”灵超想了想又问道,“PD,我小时候特喜欢帕丁顿熊,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应该是找他要这套布偶装吧,问对了问题就能摘下来。”
“那我去试试!”

灵超撸起袖子又跑到了帕丁顿熊的面前,他双手捧住熊的面颊,一本正经地问道:“你喜欢我吗?”

一边的观众都笑抽了,“哎呀我们灵超儿真可爱!”

大熊里面的人轻轻点了点头,但没有人察觉。

喜欢,这不是什么正确答案,这是我的答案。

“看来不是这个问题啊……那换一个!”灵超还是不死心,“你觉得我是不是特别喜欢你!”

节目组的要求是点头,但玩偶套装内的人却不敢点这一个头。木子洋只能向他挥挥手,示意通过了,这时这个孩子以最快的速度一把抱起了玩偶的头,木子洋的脸突然暴露在空气里,随之出现的还有他那满脸分不清汗还是泪的液体。

“我赢了!……诶,洋哥。”孩子好像吓到了,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我问的都是什么脑残问题……”

Jeffery只看了他一眼,就向一位观众问道:“能不能给我一包纸巾,他满脸是汗。”

“是啊,太热了。”木子洋接过纸捂住脸,任由眼泪打湿纸巾,“太热了。”

TBC.

评论(39)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