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immon

//评论好感度+100//

【洋灵】【卜岳】你的使用法 chapter3

*真实背景
*标题甜度与文章实际不符
*有二设
*前回链接见评论
题外话:谢谢大家看我随便写写,这章如果有不适情节(抽烟)就当作是我自己的私心吧。不要上升到本人,把作者当成烟鬼就好了。因为我最近码字抽了很多所以才会想到加这样一个情节,提前祝大家2018大年快乐了。


下午六点灵超更了一条微博:“和哥哥聊完一身轻松,要扼住命运的咽喉。”配图是一张捏瘪尖叫鸡肚皮的照片。

—尖叫鸡这茬儿过不去了是吧?
—弟弟!弟弟更博了!弟弟上综艺吧!!!!
—弟弟和谁聊天!哪个哥哥!……洋灵女孩终于活过来了8!
—四舍五入就是一口糖了……
—上面的醒一醒,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能聊?

晚上十点这条微博里突然多了一条黄v转发,卜凡:“和我聊的,咋啦,不行啊?”又是一番新的狂轰滥炸。

两位事主却高高挂起,两人丢下手机在宿舍偷吃王子异从太原带来的桃酥。卜凡嘴里叼着金黄的桃酥,一手把领口扯开散热气儿,“评论羞耻的让人没眼看了。”他咔吧一声咬下一块儿囫囵吞下去,问灵超:“你说说现在这些大妹子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

—岳明辉你的凡子被你的儿子撬走了!
—木子洋你的小弟被你的爸爸撬走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卜凡又拆出一块儿放嘴里叼着,“弟弟吃啊,你异哥老家特产。今天经纪人把你怎么了?一下午没来,不会是让你背单词了吧?”

“没,学习文件,顺带让我休息休息。”灵超咂咂嘴,拿起一块放在兜里,“这饼真甜,改明儿我俩给洋哥和岳岳买一盒吧。”

“什么饼?这是桃酥!”卜凡没好气地扯了把灵超的脸蛋子,直把人脸捏红了才撒手,“今下午给老岳打电话了?他说我什么没有?”

“他让你给他回个电话。”
“有时间听他瞎叨叨还不如多去念点儿rap,eh!”

卜凡兀自念了会儿,突然觉得口干,他挠挠头翻了瓶可乐出来,只拧开盖子舔了两口就扔给了灵超,“看你哥给你买的好东西!”

“你舔了,”灵超嘴上嫌弃,抱着瓶子不撒手,“怎么不多买一瓶?”

“这还是下午让纠正口音那老师带的,一瓶都给我翻了好几个卫生白眼儿。赶紧喝了哥哥把瓶子解决了,”卜凡在自己脖子上划了一道,“还好是上课前给他说的,你不知道今天下午他光是纠正《ei ei》里面那几句英文发音就把自己气的够呛。”

“是music不是谬贼克!不是ruang ruang ruang,我还DuangDuangDuang呢!”卜凡挤眉毛弄眼睛,生怕不够滑稽,他话锋一转,又小声问道:“他真没说我什么?……算了算了,这人就只记得自己儿子的事儿,不亏你喊他那声妈。”

“不过有时候我上课还真挺想你岳妈,英文贼溜,哪用得上这小娘炮天天在那儿嘚吧,你几个哥哥眼睛都被骂红了。”卜凡又扯了扯衣领,起身把剩下的桃酥放进灵超藏糖的小盒子里,“哥哥出去抽一根,要是有人就帮哥哥打个掩护。”

新组合的宿舍终于不在近郊,这是卜凡最喜欢的一点。虽然是个老小区,好在绿化不错,老年人多,一入夜路上就没什么人了。夜深了练完舞他就会顺着路瞎溜达会儿,走累了就找张长椅坐下抽一根,经纪人那泼妇说要护嗓,卜凡心里不舒坦还是只能照做,谁让她比咱们专业呢?

“每天一根,对自己好点儿。”老槐树边上那根长凳常年没人,老人都说这槐树是木鬼,一入夜就没人敢往东边走,卜凡没什么怕的,径自坐下来翻出烟盒叼上点火,一套动作看起来就是个老烟枪,“yoyo,你要我打电话,我怕你马上挂,挂了还不回话……啧,乱了乱了。”

没什么好说的,我没什么想对他说的。卜凡两指夹烟,向空中呼出一口浓浊的烟气,待淡蓝色的烟雾弥漫口鼻再深深吸入,第一口的尼古丁会狠狠冲入天灵,搅乱所有遐思。他被呛得呼吸一窒,忙捂住嘴咳嗽起来,烟气这时候趁虚而入,刺的支气管生疼。岳明辉老是嫌他不够成熟,给块甜的就嘚瑟,有机会就喊他小狗儿,这些日子没了岳明辉他终于知道那啰嗦的事儿妈平时起了多大作用,但这些话最好憋死在肚子里不给他说。

怕自己炫耀,怕自己嘚瑟,怕自己管不住嘴,怕自己叫苦连天。

岳明辉心细,稍微语气不对就能给你品个头头是道,卜凡不知道哪儿来的拗劲儿,就是 不想岳明辉看不起他。想衣锦还乡,想一年之后好好在他面前嘚瑟一把,肩膀一甩脖子一抻,骄傲地说“你看我把弟弟照顾的多好。”然而他还是力不从心,自打站上出道舞台和岳明辉对视那瞬间起他的内心里就开始生发出一种名为空虚的感情,他没有这个人不行,但又不想让他知道。

卜凡捂住眼睛,“神经病。”

大清早路娜就让人放《ei ei》把九个人吵起来,几个人匆忙洗漱之后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吃完早饭,连滚带爬冲进保姆车坐好。母老虎要发威了,卜凡心想,得让弟弟坐后面一排,别让路娜cue他。

“我刚说的话你们听到没有?!珍惜这段时间吧,有可能这就是组合里面有些人事业的巅峰了。”果不出所料,路娜等他们一上车就开始大吼。

“听到了。”成员们回答的有气无力。

“……公司早上是不是没给你们饭吃?你们在座各位知道我们马上要去这个综艺其他艺人有多难上?砸了大价钱给你们做了个团综,多少个零要数一下吗?”路女士大为光火,她手上的台本砸在坐垫上啪啪作响,因为生气皱出的褶子紧聚眉心,“你们九个!有的人以前上过快乐大本营,现在就满足了?一期加起来不到一分钟你们是不是就觉得别人能记住你这脸?”

“中国最不缺的是什么?是长得好看的人!”

“你们一个个觉得自己完美无缺?大众是很健忘的!这是你们第一次大团综,一期两个小时!没了这个限定团,你们回去能拉到什么资源,年纪一把了就糊了!按照给你们安排的特色来,听清楚了吗?”

“在你们没有成名的时候,黄明昊只能当Justin,李英超只能当灵超,明白吗?在舞台上都tm给我放机灵点,没有综艺感那几个不会说话就把梗抛给哥哥弟弟。你们是我带的第一批男团,我不希望你们是成绩最差的一个。听到了吗?”

“听到了!路姐我们会好好干的!”成员的激情终于被路女士巨大的音量攻击刺激起来。

不只是路娜为练习生没精神而头疼,远在北京的于先生也烦。这四月洋槐花刚散,十月风沙还没开始吹,六月的练习生思绪就像遭龙卷风似的,跳舞时连点渣都不剩。于梓杰用脚底的死皮都能想出来为什么,难不成自己要叫上陈总把他俩打一顿才能收收心?这时候用脚指甲缝想都知道打不过。

“能怎么办?”陈博文抱着自己那只调皮捣蛋的奶牛猫,小祖宗最近喜欢挠人下巴玩儿,为了防止惹祸只好每天抱着,“胆子大就让秦姐给你批个假,玩会儿脑子也开化。”

“别cue我,听到了。”秦周懿踩着10cm的高跟风风火火闯进来,丢了四张登机牌在于梓杰脸上,“喏,给你解药。”

“马上拾掇拾掇,出门上节目去!花了大价钱抄来的节目,怎么也得搞点卖点来圈粉。”

等木子洋和岳明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俩已经被于梓杰和陈博文押上了飞机。秦女士办事雷厉风行,包都给四个人收拾好了。明面上给两个艺人说是放假,岳明辉看到目的地是上海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阿姨花了不少钱吧。”岳明辉看到包里那套新衣服就肉疼,“随便买个两三百的咱也能穿的高级啊。”

“可不能。”陈博文探个头笑道,“万一有人搜同款呢,又说咱贫民了。”

“旅个游还能让粉丝看到?”只有木子洋还在状况外,“好好的出去玩什么,我最近跳舞找到感觉了,还有问题想问老师。”

“你还真以为是旅游啊洋洋。”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于梓杰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清醒点儿吧,你阿姨让你上节目,见弟弟。”

“团综的小彩蛋。”岳明辉补充道,“做客拜访那种是吧。”

“这……”木子洋还有点犹豫,“怎么没问我们?”

“问了你还去吗?”于梓杰反问,“你走神儿也没问我们同不同意啊!”

“洋洋,”陈博文突然压低声音,“不管怎么样……不管你怎么想,这都不重要。尴尬是小事,重要的是,帮助灵超和凡子把包袱甩掉,你们俩也是。一年之后他们还是坤音的艺人,不能因为这一年你们四个就整的面都不能见了。包袱甩了,收收心,先做回你自己。”

“其他的心思也一并丢了吧。”他长叹了一口气,“别在走廊里打电话了。”


TBC.

评论(17)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