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immon

//评论好感度+100//

【洋灵】【卜岳】你的使用法 chapter2

*真实背景
*有ooc,请勿上升到本人
*有二设
*请看完chapte1 :http://dsten.lofter.com/post/1f1337c9_124ecb0d




新组合的经纪人路娜在灵超心中的地位远比小于要高,这位女士个子比九位成员中最矮那位还要再矮半个头,但这位操着一口烟嗓的女士脾气却很大。她像个二十四小时旋转不停的陀螺,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能看到她在用那双猎鹰一般的眼睛注视成员的一举一动。

前几天路姐单独把他从练习室捞出来,说是要重新商讨他的定位问题。他总拿路娜和小于比较,要说小于是刀子嘴豆腐心,路娜就是铁手腕,毕竟是大公司的人,通常不会和艺人商量。那天也是,一身黑白西装的路娜一脚蹬开练习室的门,匆匆和舞蹈老师打声招呼就把他叫了出去。

“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路娜双手插入两侧鬓角,两眼锁死灵超手上的小动作,“坐下说。”

“我是vocal。”

“看来你没懂,那我就说直白一点。”她站到窗边,六月的风里总夹杂着让人愉悦的草叶香,但灌进室内的风仍无法搅散两人之间凝固的氛围。路娜转过身倚向栏杆,把两手揣在胸前,一字一顿地问道:“你认为,作为偶像,你的卖点在哪里?”

“作为一个人,可以有多面性,但作为初期偶像,多面会导致你不够突出。所以你需要明白,你要建立一个脸谱化的偶像人格,直白说,就是卖点。其余的真实,都是卖点旁边的点缀。”

路娜难得放缓语气,“我知道之前公司给你营造的是忧郁王子形象,但你真正圈粉的不是这个你。是作为三个哥哥的弟弟那个你,活泼可爱、任性俏皮——咳,说的有点过了。这几期节目你看了吧?”

“小团综我看了。”
“感觉如何?”
“……我找不到自己。”
“你就是块漂亮的布景板而已。”

虽然也有自己的镜头,但灵超自己都觉得没法吸引到人。他要么是尴尬的站在一旁充当哥哥们的背景板,要么就是僵硬地挥挥手。

这样的动作换成是谁都可以,准确的说,这个位置不是灵超专属,他拘谨收敛,是一块玉中的瑕疵。卜凡哥肩膀一抖成名,坤哥和王子异眉目传情,Justin站在中间一身粉色眨眨眼睛都万分吸睛,他灵超拿得出手的是什么呢?观众靠什么来找到他呢?情绪束缚住他最讨人喜欢那一面,只剩下一张没有生气的漂亮面孔。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不想放弃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但舞台上需要的不是真正的你。”路娜把手中的材料摔进灵超手里,头也不回地走了,“把材料看了,自己多领悟吧,下午给你放半天假。”

突然来的假期让灵超无所适从,从四月到六月,他没能得到一天的假期。赶活动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新组合惊人的人气,一群人在台下放声呼喊自己的名字,每天都有人在微博给自己留言,公司也不断收到来自粉丝的各种礼物。

但这并不能抚平他心中日渐生长的野草,繁芜丛杂的遐思不断把他包裹起来,无论是综艺还是日常的闲谈,两个月来都没能让他和成员的感情升温。人气虽然只增不减,但他自己也慢慢产生了怀疑,为什么会这样不自然呢?原来在坤音的时候,无论是飞扑到洋哥怀里还是拉起手来不断摇晃撒娇他都做的行云流水,如果说这是兄弟之间的感情,那为什么在卜凡和Jeffery身上就完全做不到呢?

灵超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翻开路娜给他的文件。那是一份已经做好的人物设定,定位和从前的自己万分相似,但只把讨人喜欢的一面精确剥离出来放在一边。为了让他更好地理解,路娜使用了更多对话和提问形式的句子,灵超慢慢默念所谓的“设定”,道不明的情绪却慢慢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没有人需要真正的我吗?”他小声问道。

从公司带来的小恐龙睡衣因为繁忙再也没有穿过,那天他找遍了箱子也没有发现自己最喜欢那件牛仔衣。洋哥的衣服他只带来了一件粉色毛衣,灵超突然想起这件衣服被他放在了卜凡的箱子里,匆忙丢下文件去把那件衣服翻出来。

六月初早过了穿毛衣的时候,外面酷热蝉鸣,他毫不犹豫把毛衣披在了身上。灵超拉过两个袖口在胸前打了个结,“这样就不会掉了。”

这样就像当时在公司,洋哥抱住自己一样。灵超仰躺在床上,被褥里都是汗水的味道,毛衣带来的灼热感非但没让人感到不适,他反而从这样的炙烤中得到了片刻的安心。像他的体温在背后慢慢传来,闭上眼就能听到他的心跳,灵超不禁想,如果对象是木子洋,他肯定能放松,他一定可以很快接住卜凡抛来的梗用以前成员相处的点点滴滴逗得台下每一个观众笑起来。

这两个月太忙了,忙的都没有时间给两个哥哥打一通电话。灵超拿出自己的手机,熟练地按出一串电话号码,他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蜷缩一团,紧紧捂住自己的伤口,扇子一样的睫毛被不断滚落的眼泪沾湿,灵超却没有哭出声。

“……喂?小弟?”那头传来的是岳明辉温和的嗓音,“最近怎么样啊?我把你和你凡哥的cut都看了,你表现的真好。那大眼睛眨的bling bling的,比凡子表情管理好多了。”岳岳抱歉地向小于望了一眼,嘴巴做了一个“灵超”的口型,捂住手机走到门外,“怎么了弟弟?想哥哥了发个短信也是可以的……哥哥知道你们那边不方便,没事,别哭。”

“我真的表现的好吗?”灵超把脸埋在袖子上,轻声问,“为什么经纪人说我做的不好呢?……岳妈,经纪人给人放了半天假,我觉得好难受。我想回家,我想你们。”

“洋洋和我也想你们,尤其是你洋哥。”
“我不信,他都不给我打电话。”

“这么说吧,弟弟。规矩上,哥哥最好不给你打电话,感情上,你也要体谅你洋哥不给你打电话。”岳明辉一想到木子洋的状态就头疼,“你洋哥一想你,就跑去练舞,两个月跳坏了三双鞋。是小于买的鞋不好吗?肯定不是,是你洋哥没日没夜地跳。”

“你说什么呢?”木子洋这时候也从练习室里走出来,他赤裸上身只在肩上挂了条毛巾,“衣服全湿了,小于让我去洗洗,你赶紧进去,一会儿发火了。”

“弟弟一会儿让凡子给我打个电话,”岳明辉见木子洋来了,捂住手机对他小声说,“给弟弟说两句吧,挨骂了,哭呢。先别洗了,电话又看不到,来来来,你当哥哥的……”

“……小弟?”木子洋没办法只能接过电话,“哥哥一身汗……”

灵超在那头笑了起来,他像炫耀什么珍宝一样骄傲地回答道,“我也是!”

“宿舍没空调?”木子洋又担心起来了,“怎么热了,把风扇开大一档?”

“我把你毛衣披在身上的,想你了。”

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好呢?木子洋心里所有要说的话,敷衍的、煽情的、怨怼的、激动的……一切词汇都在这个孩子的一个举动下黯然失色。该说是孩子所以横冲直撞吗?明明只是一个小动作却有摧枯拉朽的力度,轻易打碎木子洋堵住泪腺的堤坝,洪流奔涌。六月穿堂仍是冷风,撩在背上让人瞬间清醒过来,木子洋心知这只是一个孩子的剖白,但这单纯的举动仍然让他压抑不住某种感情的悸动,他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声,震耳欲聋。

像春雷在心中奏起交响乐章篇头,他的语调却像低音提琴沉稳平和,“别热伤风,快脱了。”要做好一个哥哥,那只是兄弟之间的依赖,木子洋安抚自己躁动的心鼓,哪怕胸腔起伏内里感情滚动如大潮将至,那也只能是一个哥哥对于弟弟的关怀。

“我觉得这样像洋哥在抱着我,就跟以前在公司一样。”
“我不热,一点都不。”

这句话和韩国那个吻一样吗?

带来的震动却不一样。周遭更燥热了,木子洋的脸烧得通红,他试探地问了一句,“就这么想我?”

“想你。”没有半分迟疑。

眼泪砸到地板上碎裂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木子洋没有作声,只是拿起毛巾捂住口鼻,生怕自己的心声就这么荒唐地跑了出去。那边软糯的声音却仍没有停止,他的心就像被追逐的猎物,猛兽一直紧随其后。

“我今天被骂了,经纪人说我僵硬不自然。”
“慢慢……慢慢来。”这不是真心话。

“我上节目也有尝试的,上期还挂在Jeff哥的身上。”
“我看了。”你不要勉强。

“……但我还是好僵硬,”那边是灵超委屈的声音,“我不敢把胸口贴上去。”
“但我发现原因了,因为其他人不是洋哥。”

那孩子笑了,木子洋甚至能想到那张脸笑起来的样子,像春日的繁花沾湿晨露,四周都染上他的味道。

“我很特别吗?”他再次确认道。

“当然了。”灵超闻言止不住点头,“迫不及待想见你那种特别。”

TBC.

评论(21)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