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immon

//评论好感度+100//

【洋灵】【卜岳】你的使用法 chapter 1

*真实背景
*请注意有OOC
*标题与文章内容不符
*微异坤、有二设



2018年4月6日,在这世界上也许是平平无奇的一天。新生儿的啼哭从早到晚,丧钟在高山也不知为谁鸣到天黑。但这天上帝为九个人推开了一扇门,又把另外十一个人狠狠锁在了幽闭的室内。

4月16日,21:00,北京近郊。

木子洋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迈步走到床边。随手扔了一罐给床上的老岳,自己也随意坐下来,扯开拉环的手指却不听使唤地颤抖。冰镇廉价啤酒的好处就是凉意掩盖了简陋发酵工艺形成的苦涩,酒液滚下喉头在胃里冲撞,度数不高却在心里烧。窗外还是一成不变的北京近郊,浓云掩映,霓虹成片,一点星辉也无。

“比不上你在英国喝的cider吧?”木子洋轻声问,“这酒挺便宜的。”

岳岳不置可否,笑着又灌了一口,“舌头冷麻了,尝不出味道。”

“以后咱俩可以分房睡了,凡子和小弟的客厅归你,我睡这里,衣服太难搬了。”木子洋看着自己的鞋,原先是很喜欢这双白鞋的,现在却越看越不顺眼。他索性站起身,在屋里来回踱步,“队长,来收拾一下你衣服?”

“不急,不急。”岳岳在平板上戳戳点点,说话也没抬头,“再睡一晚上。”

“你还在看呢?”
“没看你说那个。”

空酒罐被捏瘪后扔在地上,不料却掉到了简易衣架下面。木子洋探手去够,没料到手指却碰上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摄影师的小猫一声惊叫,连扑带滚窜出房门,这一撞猫不要紧,衣架上的衣服给撞了个东倒西歪。木子洋心里说不出的烦闷,只能一件件开始检查 。

“我在和小弟还有凡子聊天,洋洋快转过来,小弟要开视频了。”岳岳的声音听起来和往日一样,他单手扶住眼镜腿,对手机屏幕露出一口白牙,“哟,凡子吃什么呢?买了几个啊?小弟帽子歪了你也不知道给他理理,对,手把帽子里边压下去点,你们现在是偶像,要有偶像包袱知道吗?……洋洋在整理衣服,刚摄影师那猫窜到里面去了,洋子快点,干什么呢?”

“就说我有点累行吗?”木子洋拿起一件牛仔外套,小心翼翼地抱进怀里,“我喝多了也行。”

那是灵超从他那里“借”的外套。几个月之前木子洋用这件外套和巧克力换来了一箱整齐的行李,几个月后这件外套有重新出现在他的衣橱里。灵超是什么时候把这件外套放回来的呢?如果不是猫把衣服撞乱,他也许很久之后才会发现这件外套。木子洋找了个衣架重新把衣服挂起来,用手一根一根将猫毛捻下来,“老岳,帮我问问小弟衣服拿够没有?”

“自己问啊。”
“你问。”
“他会不记得吗?”
“这件衣服他那么喜欢都没带去。”

岳岳心想这人今天有古怪,几句唠叨在嘴里蓄势待发,抬起头却被生生噎回胃里——平时自称顶天立地的队伍二哥木子洋正呆坐在衣橱前,他一动不动,只剩眼里的泪不断翻涌、最终溃堤而出。岳岳觉得骨鲠在喉,他挂断视频翻身下床坐到木子洋旁边,手臂自然揽上对方的肩膀,语气却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你还迈不过去这坎儿?要我说,洋子,这时候弟弟和凡子最紧张,咱们当哥哥的怎么也得给他们加加油。”

“我们还没完蛋呢,日子不是还长吗?”岳岳补了一句,又用力捏了把木子洋的肩,“写写歌,跳跳舞,等个一年半,咱弟弟就回来了。”

木子洋匆忙把眼泪抹掉,“我是真的为他们高兴。”
“这就对了。”
“我就怕小弟……怕他俩没了我们不习惯。”
“孩子总有长大那一天。”

两人陷入漫长的沉默。

“孩子总会长大,这不是人为能够左右的东西,我知道。老岳,我知道……我就是心里难受。一想着这一年半是他成长最快的一年半,就觉得他肯定需要哥哥,但是又想到那个哥哥不是我,别人不会比我更照顾他,我这儿,”木子洋把岳岳的手按在自己胸口,那颗心仍然在跳动,它费力挤出的每一泵血液都汇聚到了男人的眼眶,“我胸口就疼。这几天我一直想问,想问那边公司有没有书架?会不会给他买衣服?工作人员会不会偷偷给他买糖?”

“什么都想过,好像他什么也不缺了。”
“好像也不缺我。”

23:32,上海虹桥。

灵超以前从没有注意过四月的夜空,刚刚下飞机的时候他闹了个笑话,现在只能安静坐在保姆车后座。卜凡在前座不时回头看他那个突然变得寡言的小弟,脑子里闪过刚才那一幕,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来接机的粉丝手上都拿着尖叫鸡,弟弟一出现那群小姑娘就冲着保镖撒糖按尖叫鸡。灵超见这一幕笑得不行,自然而然地,转头叫了一声“洋哥”。

这一声叫的不响,但正好让经纪人和其他成员听了个一清二楚。灵超懵了,他左顾右盼眼神无处安放,只能一边挠头一边被卜凡推着向前走。刚上车经纪人就大动肝火,指名道姓把想要争辩的孩子骂得哑声。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我们公司培养你,不是为了让你原来公司成员蹭热度的!其他几个公司的也听好了,无论你出道之前多鼓吹团魂!兄弟情!现在,搞清楚!你是这个组合的成员了!”
“这一年半,你对自己的定位就不能是BC221的灵超,知道了吗?”

灵超挨完骂丧气地缩到后排,想找人抱怨,拿出手机打好一段文字又迟迟不敢点发送。上飞机之前,他本来是想和洋哥视频,第一次公演完他有好多话想对洋哥说。想告诉他舞台很漂亮,告诉他有粉丝居然做了母鸡灯牌让灵超差点儿笑场,想告诉他明天就要吃洋哥最怕的螃蟹。积攒了很多话,把他的心情和体验都揉进去在心里打稿几百次的一段话——但只是岳岳接起视频,没能看到木子洋就被挂断了,那段话永远成了腹稿——他再也找不回当时的心情了。

“弟弟,你和你董哥换个位置,过来咱说几句。”

卜凡小声给Jeffery解释换座的原因,Jeffery性子温厚,没听几句就点头应承下来。他走到灵超旁边还揉了揉这个弟弟的头,温柔地笑着说,“灵超,去前排吧,卜凡找你。今天不是什么大事,以后就习惯了,你别放在心上。”

灵超乖巧应了声“嗯”,拿起粉丝送的糖盒挪到卜凡那排。他的声音带点委屈,鼻音太重吐字又含糊,“哥。”

“诶,弟弟,”卜凡拍了下椅子,鼻头一皱,“来坐哥哥旁边。”

王子异这时候也从前面探个头出来轻声说,“没事,灵超弟弟,我公司除了我就没留下其他人了,我也想他们。”他把帽檐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表情,“每到晚上就特别想,我能理解你,其他的哥哥弟弟也能理解你的。”

“坐下!站着不安全,弟弟听话。”卜凡一阵头疼,他最听不得这些煽情的东西,每当这种时候他就克制不住自己那种暴躁的情绪。灵超是坐下了,但他一副放空自己的样子,完全没有要和卜凡交谈的意思。小孩子青春期,小孩子青春期……卜凡不断说服内心暴动的自己,用力揉太阳穴暴起的青筋,眼眶却越来越红,“你听哥说……”

“我想洋哥。”灵超趴伏在糖盒上,这句话闷声闷气却穿过层层布料直刺进卜凡的大脑。“我兴奋劲儿过了,我现在好想洋哥。”

卜凡感觉自己脸颊一片湿热,他只能把弟弟捞到自己怀里抱着,压低嗓音哽咽道,“……老岳,没老岳每天早上那半小时我也很着急。”

“我也想他们俩。”


TBC.

评论(42)

热度(487)